上海歲月

專輯:7張 歌曲:105點此復制給好友左小祖咒所有歌曲
  • 上海歲月
  • 歌手:左小祖咒
  • 語種:國語
  • 時間:2016年12月
  • 公司:太合音樂

左小祖咒2016全新專輯發布 獻給每一個年輕人記憶中的“上海歲月”

今日,左小祖咒新專輯《上海歲月》正式發布,專輯包含了最近一個月發布的《上海歲月》、《早晨的陽光》、《當我離開你的時候LIVE》以及先前發布的《長的江》、《我要發橫財》、《陌生人在唱歌》等9首作品,目前全部曲目已于全網上線。

如果從左小祖咒1999年在摩登天空的出版的兩張專輯《走失的主人》與《廟會之旅》算起,《上海歲月》則是左小祖咒在摩登天空發布的第四張專輯,這跨越了十七年的四張專輯,也見證著摩登天空與左小祖咒的一段延續了十余年的佳緣。

左小祖咒在摩登天空出版的上一張專輯,是《我們需要個歌手》,他相當于此前《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》與《你知道東方在哪一邊》兩張的混合體,詼諧與莊重并存,搞笑與嚴肅共生,構成了一個龐雜遼闊的抒情視界。而如今的這張《上海歲月》,則是左小祖咒對于自己20歲出頭那段時光的回顧,專輯的同名曲《上海歲月》與《等待我的船》即是最能概括專輯這一主題的代表之作。
這兩首歌曲中,《上海歲月》用一個虛構的“我”,一個無根的漂泊者之口,寫出了一個年輕人關于身份認同的切身感受,在溝壑分明的世界里,他不甘于忍受無名的精神之苦,試圖通過對“我是誰”這一古老的問題的思索,來沖破冷冰冰的現實,打破人與人之間、地域與地域之間那冷冰冰的界限,并借著“尋家”這一焦慮主題的書寫,講述出左小祖咒在上世紀90年代的頭三年的那段經歷——一個滿懷抱負的年輕人,在花花綠綠的十里洋場中打拼的故事。

而《等待我的船》則從自身經歷出發,以“船工之子”這一真實而清晰的身份指認,用“船”這一重要的隱喻來形象地言說出了年輕人的迷茫心境。“船”是左小祖咒幼年生活中難以抹去的一個重要符號,他出生在江蘇,母親是船工,父親是船老大,“船”上的世界是一個微縮版的社會,同時,“船”在風浪里出生入死、往復穿梭,也給了左小祖咒精神上的巨大感召。“船”也是愛情空間的的隱喻,歌中所唱的“艾麗莎”是否真有此人,已經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,這個多義而充滿著隱喻色彩的“船”所留給我們的諸多遐想的空間。
作為柏林電影節銀熊獎的《長江圖》的主題曲,《長的江》甫一發布,就引來了熱議。從小就生活在長江邊上的左小祖咒,個人的成長經歷跟長江有著深厚淵源,作為“船工之子”的他,與《長江圖》故事主人公成長經歷也頗為接近。長江看似平靜,江水之聲聽似悠揚,但江面下實則水流湍急,人類與自然最佳的相處之道,并非是征服與被征服的對立關系,而是應該從和諧、可持續的發展角度來理解,這或許也是對待長江最好的方式。左小祖咒把靈魂注入了這首歌里,跟自己從小在江上漂泊的經歷完美結合,創作出《長的江》這一如此詩意、灑脫、夢幻的歌曲,也契合了電影當中男女之間撲朔迷離的愛情關系,講述出一個關于一個追尋的故事,追尋江流,追尋內心,追尋詩頌,追尋蹤跡,追尋姑娘……

《我要發橫財》則是一首幽默又飽含深意的歌謠,口琴加吉他打造出輕松的抒情曲風。“我要發橫財”,這一口號式的祈愿簡單而直接,它是消費社會里最簡單最直接地欲望表達,赤裸而又真實地呈現出在經濟話語主導下,夢想、價值、倫理、情感的多重角力。《我要發橫財》也是一個時代之中小人物的心態真實描述。“橫財都是天上掉餡餅無意砸到自己,不是教你們不踏實做事,但是這首歌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,也是所有人都在想的事情。”——左小祖咒一語道出了真相。

而《陌生人在唱歌》作為單曲已經發布整整一年,歌中濃郁的西部搖滾風格讓人在轟鳴馬達聲中,忍不住起身馳騁在公路上。歌中一句“旅途在召喚我”點名作品主旨。這首作品在今年各大音樂節上,也是左小祖咒的必演曲目,作為專輯中搖滾味道最為濃郁的一首歌,它流淌著年輕、無畏而勇猛的血液,滿是沖勁兒。

作為左小祖咒回憶對自己年輕時光的一張專輯,《上海歲月》并非是簡單意義上的懷舊之作。從整張專輯中可以感受到,盡管專輯中所寫道的那段時光已經過去了二十余年,經濟、文化、社會在這二十余年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但是,這專輯背后所隱藏的,是被懸宕許久的喧囂,在時代的千變萬變中,年輕人所面臨的困惑卻始終沒有消隱,相反,它一直是伴隨在現代化進程中的一個匿名癥結。回望左小祖咒的“上海歲月”,可以窺望到在不同的時代中,在每一個年輕人在過往的孤剋剛猛,縱情浪蕩的背后,有著怎樣的迷茫與無助。這諸般經驗的書寫與表達,也是《上海歲月》留給當下年輕樂迷最為寶貴的一筆財富。


▼ 點擊展開更多介紹   

鸟叔送彩金